• Jul 21, 2011

    不去看. - [Whine]

    在消化科輪轉中.

    消化科20床的患者S先生, 肝硬化晚期住院, 最近幾天開始出現肝性腦病.

    S先生的女兒一直以來都很乖巧的在一旁照顧他, 任勞任怨, 也很配合醫生.

    今天早晨查房, S先生的女兒告訴我們S昨天吃了我們科主任囑咐不要吃的東西, 然後開始出現嘔吐.

    查完房以後主任沒有再做任何指示, S的女兒開始無法忍耐的對S大罵, 內容大約是: 為什麼醫生叫你不要吃你還吃? 為什麼你不聽醫生的話? 云云...

    其他病床的家屬很快被她的罵聲引上前去圍觀了, 主任才對我們說讓我們把她叫過來講幾句話.

    S的女兒被帶過來主任面前, 眼眶很紅. 我那一刻一直想把這歸咎於剛才她太激動或者是她一直沒睡好.

    但是主任還是對她說了: 你不要對你父親發脾氣了, 他現在腦子已經不清楚了, 也沒有幾天了. 也許過幾天他就去了, 你就凡事多忍讓他一點, 好嗎?

    然後她一聽完就崩潰了, 開始大聲哭起來, 滿臉的眼淚.

    主任帶著我們繼續查房. 我回頭看她的時候她還在哭, 不過是摀著臉蹲在地上哭了.

     

    下午S的其他家屬被叫來, 而S的女兒回去了. 這是她本來每天都會陪在她父親身邊的時間.

  • 開學了所以開始搞失蹤,以上..

  • Jan 22, 2011

    來崩一個.(喂 - [Whine]

  • Jan 16, 2011

    梟皇17->20 - [traditions]

    這是怎樣 1718湘靈代替戢武王被抓了,然後1920就真的斬立決了..

    靠北天然呆湘靈就這樣沒了...戢武王你到底在做什麼!(摔(喂!!

    湘靈不是有治癒的神力嗎..治好武王中的箭傷然後帶著湘靈跑啊ojjzz...(掩面

    還有竟然真的沒有人去劫法場...不管多不合理..事實是湘靈去仙山會她的翠姊姊了...

    武王帶著滿滿的怨念然後血洗碎島什麼的,孤掌難鳴..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蛋疼的分割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長空死了..劇組不知道怎麼寫的劇情(掩臉..

    千葉才明白難受是什麼樣的感覺..

    那傢伙一直到死都還認為我在利用他。千葉這樣對聆月說的時候,我只覺得空虛了..

    連長空也失去了,爭一口氣與素閒人分勝負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..

    但是千葉卻還是選擇鬥下去ojjzz..大抵這才像他..

    雖然明明知道千葉再幫著軍督就不妙了..

    但是我卻還在祈禱21雲谷雷峰那群組隊刷集境的能給軍督收拾得很慘(啥)

    千葉都把自己當餌把人家引到你面前了軍督拜託給力點吧..(淚望(喂!

    默默崩張草稿..(...)

  • 苦逼的成圖.另,1718的各種劇透聽起來杯具了..OJJL

  • 玉辭心腦補物OTL

    滿滿的吐槽點的1112..被玉辭心推劍之初什麼的煞到了..(躺地)(喂錯了)

    劍玉炒飯了.(你在關注什麼點!!)

    其實劍之初推了玉辭心那時我本來很夏克...阿初你一個宅男竟然還知道趁人之危...(喂)

    不過推完以後氣場扭轉了..劍之初一臉悲劇的坐床邊,玉辭心神清氣爽的站邊上說到此為止我們以後別再見了...(..

    我表示我的情緒瞬間就扭轉了(欸) 想拍阿初對他說來吃紅豆飯..(...)

    玉辭心你不愧是女扮男裝(為什麼我一直想打男扮女裝..)多年的...你果然是戢武王嗎..最後那個劇透...OTL!!

    話說旁白說阿初不准玉辭心離開最後竟然氣血攻心暈倒了..(淡定的摔了旁白(住手!))

    你信嗎!!(摔!!(喂!!!!

    阿初你是被戢武什麼了吧...不是的話給點反應啊口胡

    竟然還讓玉辭心背去薄情館豈可修..(感動而雞血的望天..(<--你快滾..))

  • Nov 30, 2010

    皇赤腦補物 - [皇赤]

    皇赤腦補物。

    妄想橋段 嚴重OOC 與幻覺同眠

     

    之前給茂子的皇赤簽.

    赤麟一隻.

  • 作为搬来以后第一篇的零散记录。

     

    今年升上了大四,因为课业跟见习逐渐忙碌了起来,比二三年级更甚。

    临来了一堆麻烦,人事都如是。

    前辈们告诉我以后会更辛苦,其实我很想回答:我不想走这条路。

     

    想了很多,觉得不走是亏了,走了也是亏。别人说有舍有得,但是舍了依旧不得的状况,个人觉得依然屡见不爽。

    人们总不相信命运,相信自己,如此一般,太傻而已。

     

    大学不能说是诸事顺遂,但好说歹说起码是一路混了过来,研究所什么的,我想先让我搞清楚,是我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我以后再行考虑。

     

    “也许该换个方向。”最终在别人面前还是说不出这样任性的话。

    毕竟我不是四年前那个一个礼拜不睡都没事的年轻家伙了。

     

    才发现惆怅原来真的会侵蚀那种叫做记忆的东西。

    也许该大方的认命了。

     

    说什么“它不称心意”。

    听来就似只能提当年勇的中年人的任性一样,既无奈又可笑。

     

    大约在习惯中潜移默化了,想是所有人会同我这么一路走下去,一个人绕道也就显得离群而且前途渺茫了。

    也许该怪我做什么都没有足够的热忱;大概是因为我一直想相信,将来的生活会如何,都是现在我自己做的决定罢了。